绳虐网sm论坛!

 找回密码
 点此立即注册

爱好片

站务
站务
热片
热片
名站
名站
查看: 12697|回复: 6

酷刑

  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10-21 02:57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注册成为会员,将看到更多内容,赶快开始你的SM之旅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此立即注册

x
话说清朝嘉庆十二年余杭县乡下有孙吴两家,均是退休了的镖头.孙家只一个女儿,就是我,名叫孙盈盈,生得十分美貌.吴家有两个儿子,长子吴德明.他与我都学了一身家传的好武艺,从小相识,青梅竹马.及到年长完了婚,因吴德明在城内一家镖局当了镖师,合家搬到县城内居住.我与吴德明乃是恩爱夫妻,新婚燕尔,两情相悦,不在话下.
  却说一天晚上,我和丈夫吃过晚饭,俱觉十分困乏,早早便睡了.次日早上,我从昏睡中醒来,只觉头痛乏力,眼皮十分沉重,几番努力,好不容易张开了眼,只见身傍的吴德明躺在血泊之中.用手推时,却是一动不动.再看自已双手不知怎的都沾满了血.右手竟还握了一柄牛耳尖刀,不由一惊.以为是在梦中,将眼闭上,晃了晃头再张开眼来,可还不是刚才一番情景.正没理会处,只听门外人声嘈杂,随之是敲门声.刚才挣扎下床,待得要去开门,房门命却被人踹开.一群人拥进来,正是些邻居.为首几名公差,上前夺下我手中尖刀,将我双手扭到背后用铁铐锁了,又取出铁链,套上我头颈.我还没反应过来,巳是被锁拿住了.我虽然武艺高强,只因事出意外,神志恍惚,不然几个公差怎是她的对手.
  那些左邻右舍,七咀八舌,说的是:“啊,孙小官人叫人杀了!”“死得好惨!”“竟是我杀的?!”“可不是,她手中还拿着刀!”“不会吧?!”“怎不会? 房门是从里面上了闩的,不是她杀的还会是谁?”“唉,这小娘子长得好俊,平时和和气气的,想不到竟如此狠毒!”
  我这时才慢慢清醒过来,意识到恩爱的夫君竟已横尸床上,从此天人永隔,再也不能相聚了.不由悲从中来,放声大哭.待要上前,却被铁链紧紧栓住,动弹不得.这才想起自已己被认为是杀人凶手,不由心中发忿,忖道:“我与郎君是恩爱夫妻,我怎会杀他? 这分明是误会,一定要讲清楚.” 便又哭喊:“弄错了呀! 小女子怎么会杀死自已丈夫? 快放开我,追查杀人凶手要紧!”
  谁知当即招来一片呵责声:“抓什么杀人凶手?! 凶手就是你自己!”
  “进门时刀还在你手上,不是你杀的还会是谁会杀?”我被这一顿枪白,心也乱了,竟想不出怎么对答.只能痛哭喊冤.却是由不得我,被几个公差簇拥着上了街,押到县衙,先行收监.县官带了忤作等一干人员下去勘查现场,召集四邻前来问话,又锁拿了人,忙了一天,次日才升堂问案.
  我被押在女牢中,女禁子将我双手铐在身前,因听说我会武,又上了一付二十斤重的脚镣,颈部还用铁链栓在墙上铁环里.我在牢中又是悲悼丈夫,又怨公差不细心勘证,不由分说将自己锁了.但想到自已与丈夫向来十分和洽,自已又未杀人,必能分辨清楚.因此只盼早些开堂,还自已清白.我在牢中一阵悲痛,一阵气愤,心中乱得紧,一夜不曾合眼.直到凌晨才昏昏沉沉的睡了片刻,牢门便又打开,几名公差将她押去大堂听审.
  到得堂上,县官早已坐定,两傍是两排公差,堂下则是挤满了赶来看问案的百姓.我被按压跪在堂上.问了姓名,年令等.我正要开口叫冤.县官却巳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吴孙氏,你是如何与奸夫合谋杀死亲夫的,快快从实来!”
  我一惊,怎么一开口便坐实我谋杀亲夫?怎么又冒出一个奸夫来了? 当即大声喊冤: “小女子不曾杀人” 接着又补了一句:“小女子乃是清白女子,哪来什么奸夫? 请大老爷明鉴!”
  县官喝道: “你说没杀夫,昨天众人见你一身血污,手拿利刀,房门是从里面栓上的,怎不是你杀的?
  你与邻居陈怀仁通奸巳有多日,怎说没有奸夫?”
  我更觉冤曲,邻居陈怀仁虽然见过几次面,印象中是个老实书生,但连话都没说过一句,怎么成了通奸? 当下便不住叫冤.
  县官道:“谅你也不肯招,带陈怀仁上堂.” 一阵堂威声中,一个身披刑具的男子押上了堂,却也不住叫冤,绝不承认与我通奸.
  县官大怒,吩咐传证人.
  第一个证人是邻居周老头.这人甚不老实,屡次言语调戏我.上得堂来,指证陈怀仁与我早有往来,但到吴德明不在家时,陈怀仁便到我家鬼混,门外经过,只听得两人浪言谣笑,不是通奸又是什么?”
  我听到他当面造谣,十分气愤,大声叫冤,并反指周老头的不端行为. 县官大怒.这个刁妇竟敢反诬证人,真是十恶不赦,下令掌咀.
  两个公差上前,一个揪住我的头发,向上一提,又向后一扯.我不由得头向上一扬.另一个过来右手狠狠一掌,掴在我的左颊上.我只觉一阵疼痛,头被打得向右一拧.接着右颊上又挨了一掌,还未回过神来,己被左右开弓掴了二十掌.公差力大手狠,打得我疼痛难忍,双颊登时肿了起来,牙齿摇动,口角淌下鲜血.我原以为上得堂来,必能讨回公道.不料冤曲未伸,又挨了一顿痛打,心中又冤又苦.但也被打朦了,不敢再大声叫屈,只是哭诉冤枉.县官见我己被打得梨花带雨,却还不肯招,又叫第二个证人.
  这个证人乃是邻居媒婆王大娘,此人乃是水浒中王婆一类人物.上得堂来不但指认我与陈怀仁的奸情,并道出亲眼所见两人苟且之事.据她说前天见吴德明出门,午后便去我家串门,进得门见无人,去推寝室门,却未上闩,顺手推门进去,谁知床上赤条条两个人正在兴云布雨,却正是我陈怀仁两人,不由大吃一惊,慌忙回家.天黑时见吴德明回来,便向他道了此事,要他小心.次日天明,走过我家时,见门下似有鲜血流出,以为是陈怀仁将我杀了.谁知品味破窗纸一肩,却是我将陈怀仁杀了.不由大吃一惊,回过身来,
  正巧有公差经过,连忙告知,叩门不应,破门而入,见我尚手持利刃,正要逃逸,被当场拿住.我听了惊得呆了,却似从头浇了一桶冰水,全身都凉了.被这王大娘一说,竟是天衣无缝的通奸谋杀亲夫的铁案.堂下众人起先看引如此美丽纯洁,似花似玉的女子,都不信她会是杀人凶手,现在听了一干证人的陈述,都不由不信.
  那边陈怀仁又大声喊冤,力陈从未与我交往.县官大怒,喝道:“这奸夫十分刁恶,必是与淫妇合谋,杀死亲夫,图谋逃往外地.谅也不敢招,与我着力打.”当下把陈怀仁拖翻,打了四十大板,打得陈怀仁死去活来,只是不招,还痛骂冤枉好人,必有恶报.县官大怒,喝令大刑侍候.当下将陈怀仁上了夹棍,三收三放,陈怀仁便昏死了三次.巳是气息奄奄,却抵死不招.县官下令狠狠的收,公差狠命一收,陈怀仁只惨叫了一声,便死了过去.那县官办案十分老练,见状知己出了人命,却是毫不慌张,趁他不能声辩,说道:“既是认了罪,让他画押.”公差会意,将陈怀仁的手沾了朱砂,在供状上按了手印,县官又命将陈怀仁收监.公差拖着陈怀仁下了大堂.
  我看到县用刑如此狠毒,惊得呆了.又看到陈怀仁己招认,料得对己更为不利.原来坦然的心情巳转为惊恐紧张,隐隐觉得己陷身于一个罗网之中,无法自拔,正在忐忑不安之际.又听得县官喝道:“现在奸夫己招了,吴外氏你可认罪”我只觉有口难辩,但又心有不甘,只能哭喊冤枉.县官冷笑道:“好个刁妇,不给你看看王法利害,谅你也不招!”下令:“给我重打四十大板!”公差一拥齐上,先将我脚踝踩住,我刚觉足部一阵疼痛,接着一头秀发又被掀住,向前狠命一拉,不由向前一扑,跌倒在地.我的双手原己被铁链锁住,现在伸在身前,也被踩住.因我武艺了得,怕我反抗,几个公差将我玉肩死命压住,褫去我的下衣,露出雪白浑圆的臀部.按律对妇女应可隔衣杖责,但我犯的乃是通奸杀夫的淫恶大罪,依律可凌迟处死,因此可褫衣行刑.我的下衣被褪到脚踝,两条圆润光洁的大腿也可一览无余.
  我只觉下身一凉,心知己被赤裸腿臀,又羞又惊,待要挣扎,只是手脚都被踩住,双肩又被压住,再也抬不起身来,只能扭动身躯.我的肉体洁白丰美,再加柳腰款摆,臀部扭动,甚是动人.不但堂下众人,连用刑的公差也都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胴体,不禁都看得呆了.还是县官先回过神来,喝道与我着力打.公差这才想起自身职责,当下收起怜香惜玉之心,用力挥杖,狠命痛打.
  这打人的笞杖乃是二寸阔的竹板,用刑时大有学问,因用力大小,收杖缓急,可控制轻重深浅.打得浅时用皮开肉绽;打得深时,表皮不破,却能伤筋断骨.若收了受刑人钱财,急下猛收,听起来辟拍之声不断,受刑人却痛苦不重;反之,收了对头钱财,则下手狠毒,可叫受刑人痛得死去活来.当下公差用了重杖,下手十分毒辣,我因此吃足了苦头.
  第一杖下来,我只觉臀部一阵剧痛,随即是火辣辣的灼痛,还未开口,第二杖又下,这一痛较前更重.
  一连十几杖,打得我痛彻心肺.当即痛昏过去,被凉水泼醒继续拷打.臀部不是致命之处,不虞有性命之忧,尽可放手施刑.公差一陈狂风暴雨的毒打,只听到清脆的竹杖与皮肉接触声以及我凄厉的惨叫声.惨叫声起先是声彻公堂;接着,我被打得声嘶力竭,惨叫声变成了低沉的哀号呻吟;再下去己只见一杖下去,浑身肌肉一阵抖动.
  那公差乃是用刑高手,下手虽重,皮肤却很少破损,只见一条条紫红色杖痕,其实那痛苦远非一般皮破肉烂的痛楚可比.我竟被打得小便失禁,流了一地.
  这时我已痛得死去活来,只觉臀部火辣辣的越来越重的灼心剧痛,哪还顾得了当堂撒尿的丑态.只是觉得一杖又一杖,一阵阵剧痛袭来,似是永无止境.听到的只是杖声和计数声:“十五下!
  十六下!......”却是永无尽头.我纵然有一身武艺,却也禁不起这等酷刑,打到四十下时巳是汗湿衣衫,昏死过去,瘫倒在地.公差将我秀发揪住,仰起头来,问我招不招时,我巳是娇喘不止,哪会开得出口来.
  老奸巨滑的县官见我已瘫软,揪发的手一用劲,堂上下只见我头部向前点了几下,似己服刑认罪.当下又掷下供状,扯住我手按了指印.县官见我己画押,当即下令收监退堂
  我这一画押,便成了己认罪的通奸谋杀亲夫的十恶不赦的死囚,按律难逃凌迟之罪.当即给她上了大枷,脚上钉了死镣,收入死牢.到得牢中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我才醒来,只觉臀部剧痛,手脚都被锁得死死的不能动弹.昏昏沉沉中只记得丈夫被杀,自已被屈打成招,心由又悲又怨,只是怎样也不知如何会罹此奇祸.到得次日才知已被初审定罪,只等省府两级审定便要凌迟处死.又得知陈怀仁己在牢中畏罪自尽,不觉心中一动,但继又想着,自己是清白无辜的,只要留得活命,不信便无昭雪之日.
  我在牢中过了数日,因颈载重枷,双手被铁铐紧铐身
公差押解我上路时又给我换了一套刑具,将那付套颈大枷换了连手的铁枷.原来枷有两种,一种只枷住头颈,双手另上一付手枷,可用手托着枷行走.另一种用于重犯或怕犯人反抗的,则是在枷前部还有个圆孔,分开时便是两个半圆缺口,合拢肘便将双手在腕部枷住.将头颈和双手锁在同一付枷上.这样双手不但不能托着铁枷,减少痛苦;而且手臂酸痛不支时,还会牵着头颈屈曲向下,更增痛苦.通常犯人戴上此种大枷,不消半天,便困苦不堪.
  公差知我武艺了得,不仅给我上了连手铁枷,而且戴得十分残酷,我手上原有的铁铐没有除去,只是将铐向下狠命一推,在铐上一寸处再用大枷锁锁住.因此双手被铐得更紧,不单是腕部,便连肘部也被硬并在一起.原来的手铐深嵌入伤口内,使我更是痛上加痛.
  这次我上的不但连手,而且是特重铁枷,足有八十斤重.我虽然身强力壮,但这几天受尽折磨,虛弱无力,也被压得几乎站不起身来.好容易硬撑着站了起来,挪步也十分困难.因为脚上铁镣换了一付更紧更重的.牢中原用的一付较宽松,我偷偷将裤脚塞在刑具和皮肉之间,因此走动时还不感十分困难.如今给我换的一付脚镣铁圈很小,再也不可能塞入布料.每挪动一下,粗糙坚硬的生铁便磨擦我的脚踝.脚踝处肌肉很薄,皮下便是骨头.皮肉一破,移动时便痛彻心肺.
  我被押着只走了短短一程便觉痛苦不堪.原来期盼的心情已被眼前的痛苦压倒.押解我的两个公差都是狠心之辈,毫不怜香惜玉,相反见我年轻美貌,却不住将我调戏凌辱.稍一不从,便是一顿鞭打.我也只能俯首流泪,自叹命苦,默默忍受.
  好不容易,捱到中午,在饭铺打尖,公差自已大碗酒,大块肉,只给了我一个馒头.我口渴难忍,讨一碗水喝,却被灌了一口烈酒,呛得我咳了一陈,直咳得双眼流泪.更要命的是还带着连手重枷,剧咳时娇躯前仰后合,带动双手的手腕创口被磨得鲜血直流,痛得锥心.我原是个武艺了得的烈性刚强女子,却也被折磨得锐气全无,只能俯首贴耳,逆来顺受.
  饭后两个公差打睡,将我颈部套上铁链,锁在店门口栓马的木桩上.道上行人见门口锁着个女犯,细看时是个年青女子,虽然满面困苦狼狈之色,却看得出是个绝色美女.尤其是那一对明媚的眼晴,秋波流转,充满哀怨悲愤之情,任谁见了也觉楚楚可怜.继而便觉好奇,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美女怎会是个重犯,便七咀八舌向我询问.我虽然从小习武,但从未在江湖上行走,乃是一个良家女子,被这么多陌生男子围住,羞得满面通红,低头不语.有人见我唇枯舌焦,给我拿碗水喝.我正渴得难受,见得水来,一饮而尽.又听到问的多是我犯了什么罪.心中一苦,刚说得一声冤枉,便泪如雨下.当即连哭带诉,将自已冤情从头诉说,还未说到一半,公差己是醒来,听到我的哭诉声,出来一看,见已有一大堆人围着,不由大怒,上前把众人驱散,将我拖起,押着赶路.
  不一刻转上小路,到一树林,将我押入林中,便要用刑,因怕我反抗,先连人带枷用铁链捆在树上,再剥得赤条条的.拿起皮鞭对我赤裸的雪白肉体便是一顿残酷的狠柚,不几下便打得我放声惨叫,又被堵住了口,只能闷哼.公差一边鞭打,一边问我以后还敢不敢乱说乱动.我起先忍着痛不应,但鞭如雨下,直打得我痛彻心肺.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,只能流着泪拼命点头.公差从我神色,知道这个美貌女子已被折服,取出堵口物,问我服也不服.我那敢违抗,只能低声认错.但公差还不住手,直打得我浑身冷汗,痛得死去活来,一再叫饶,保证今后决不再对别人开口说话时才仃了鞭打.还恶狠狠地教训我,再敢乱说乱动就敲掉我满口牙齿,再割掉我舌头.
  晚上在客店歇息,三个人开了个房间.公差吃了晚饭,打水洗了脚,便来开了我的铁枷.我觉得身上一松,连忙开口道谢.公差却不理我,将我拖到床上,把我铐住的双手扯过头捆在床架上.然后打开脚镣,取过一条水火棍,将我双脚劈开绑在棍上,再将水火棍两端缚在床脚上.我刚觉不对,公差已将我堵了口,扯去衣衫.一个公差脱了衣裤扑上前来,将我压在身下.我只觉下身一痛.就觉得一个粗大坚硬的物件顶进了自已的阴道.我又羞又气,拼命挣扎,我虽有一身武艺,但手脚都被捆死,只能腰部挪动,幅度有限.加以白天受尽了苦,浑身无力,哪里挣得脱,当即被奸污了.那公差见我年轻美貌,早就动了心,这急不及待的一上身,要不了几下便泄了,自觉没趣,便退了下来.
  另一个公差欲是此中老手,我见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,下面还是干干的,又见到第一公差个垂头丧气的模样,心中暗暗好笑.忖道这么好的一个大美人,你竟如此粗暴,岂不是暴轸了天物.当下咀里称赞老兄龙威虎猛,一举深入宝地,一边便开始行动.他先不忙着上身,只是两手轻揉我的乳头.我的身材修长苗条,一对乳房却是浑圆结实,虽是躺着,仍坚挺向上.乳头被揉弄时先是浑身一抖,一对美乳也颤抖不止.但这公差手法老到,在他温热轻柔的抚弄下,我慢慢松弛了下来,公差的手法渐渐加重,我只觉得乳头上传来奇异的感觉,接着全身燥热,下面不自主地已是湿了.刚要惊觉时,已是无法自制了.原来这公差手上早涂了烈性春药.那一阵揉动抚弄,再加上春药药性发作,任是冰清玉浩的贞烈女子也难抵御.况且我已不是处女,刚尝过夫妻之道的乐趣不久,便被打入监牢,正在饥渴之际,岂有不上钩之理
  公差见己得手,腾出一手拨开我的阴唇,揉弄我的阴蒂.这阴蒂是何等敏感之处,我觉得下身一陈强烈的感觉,被挑逗得兴奋激动,只觉下身空空的十分难受.早己忘了自已的险恶处境,情不自禁地扭动哼叫.公差见我已上了火,这才将我奸污了.这公差确是个高手,我虽是个贞洁玉女,也被他弄得欲火焚身.两人干了半晌才分了开来.
  第一个公差在傍看得双眼冒火,见他退了下来,便再上去,我这时已是香汗淋淋,娇喘连声,这个公差这才尝到了与我行房的乐趣.当夜两个公差轮流上阵,将我弄得泄了又泄,死去活来.隔壁两个住客见过是个青年女犯,早就留了意,晚上听得异声,在窗外底破窗纸偷窥,看得激动不止.却不知我是着了春药道儿,只想这个女犯真是个淫妇,死到临头还宣淫不止,也不胜羡慕那两个公差.
  一宵过后,次日又将我上了铁枷脚镣赶路,只是一夜春风,对我也就宽大了些.一面也见我这一夜折腾下来,元气大伤,怕我撑不到杭州,交不了差.因此将我双手从枷上杉了下夹,脚踝伤口处也草草包上了一层布,我登觉轻松了些.路上凉风吹来,我渐渐清醒,想起昨夜的遭遇,竟会失身于人,又气又恨;再想起自已的丑态,心中沮丧万分,自怨自艾,加上杖伤和下身的疼痛,行走不快.两公差也不着急,正盼着多享用几日.
  当下走了一天,到了晚上仍是照样捆绑行事.却有两个尾随下来的邻室住客,这两人昨夜己被撩拨得不能好睡,清晨起来,仔细一看这个女犯,竟是个人间少见的绝色美女,惊为天人.这两人乃是盐商,出手阔绰,当下跟到客店,找到公差愿以重金换取一欢.公差见了白花花的银子,自是应允.只苦了我,被春药和煽情折磨了整整一夜.以一个年轻女子应付四个如狼如虎的壮年汉子,怎能挡得住,直被弄得死去活来,下身肿胀流血.次日上道时哪还迈得开步?
  公差没奈何,只得讨了些伤药为我敷了,这才能勉强行走.就这样的,短短的百来里地,折腾了整整五天.好容易捱到了杭州.公差照例又对我威吓一番,说我如将途中遭遇乱说,一定不与我善罢干休.我这时只想自已身上的重案能得昭雪,对这些遭遇已置之度外,当然也不想再生枝节.
3.杭州府再受酷刑
到了杭州,发下女牢.总算给我换了刑具,双手戴上了带链手铐,脚上换了付较轻的脚镣,看管的也都是女牢卒,免去了凌辱奸污之忧.我喘了一口气,心想这次总能雪冤了,一心等着开审.
偏那杭州府甚是忙碌,拖了好几天才开堂,等得我心急难忍.
复审时将我押上公堂,那知府早己收了贿金,又见县里文书办得甚是清晰,人证物证一应具全,还有奸夫已画押认罪,且已畏罪自杀,连这女犯也已画押,料想不过是官样文章,能够速审速决.不料女犯人一上堂便开口喊冤,推翻全部供词,一口咬定当时是刑余痛昏之际,被按了手印,根本没认过罪.接着又诉说自已新婚燕尔,夫妻恩爱,尽人皆知.不知丈夫为何人所杀,请大人为我伸冤.虽是连哭带诉,却是口齿清楚,条理分明,兼且貌美如仙,泪流满面,十分引人爱怜.任谁见了,也都不信这样秀美端庄女子会是个杀人凶手.知府情知遇到了麻烦事.但恃着县里文书人证物证齐全,况又是在凶杀现埸擒获,除了公差还有十多个邻居亲眼见我手持利刃,并见门是从里栓住,都有具结作证.通奸事也有目睹奸情的证人.分别是个铁案,当即拍案怒斥这个刁妇又想翻案,倘不认罪,又要用刑.
我好容易盼到开堂,满怀渴望,见那知府耐心听自已诉说,顿觉有了指望.谁料刚说完就被痛责,接着又要用刑,心中又惊恐又悲愤,一时说不出话来,只是拼命叩头叫冤.那知府却是不理,只叫公差给我上拶子.霎时间,一付硬木拶子己套上了我纤纤玉手的十指.公差一声喊,将绳用力一收,硬木棒紧榨手指.那木棒坚如铁石,手指哪能顶得过,十指连心,痛得我面色苍白,双脚乱蹬.公差喝问我招也不招,我早己横了心,今天如不能昭雪,宁可死在公堂上也决不肯招.公差见我熬刑,又用力一收.这一痛更是痛得锥心,我痛出了一身冷汗,浑身肌肉抖动,一口气上不来,竟昏了过去.那些公差乃是熟手,不慌不忙,用凉水一泼,将我泼醒.我醒来只觉十指剧痛难忍,但硬是咬紧牙关,死也不招.
知府见这娇美女子竟如此刚强,也上了火气,下令公差给我慢慢地拶,不招就一直拶下去,看谁熬得过谁.公差听知府口气,知道这女子若不招认,今天休想下得堂去.当下施出本领,拶到我要痛昏过去时就略松一松,不等我缓过气来,便又收紧.这样一连拶了两个时辰,从上午直到中午,我己被整得死去活来多次,大小便失禁,流了一地,先还咬牙忍痛,不出一声,到后夹实在熬不过去,放声惨叫,但只是抵死不招.公差一面给我上刑,一面还不时吆喝:“淫妇,你一天不招,就一天休想松开!”我几次都快忍不住了,却咬紧牙关对自己说,一定要顶住.就是万般痛苦,总有尽时,只盼能熬过这一劫,再作定夺.
我受刑时是跪着,膝弯处被踩住,双手被死死抓住,丝毫动弹不得.痛极时只能扭动腰肢,拼命挣扎扭动,却也换不得半分痛苦.每次一收紧,一阵锥心剧痛,头便向后一仰,一头秀发,起先是随着头的摆动择舞飘动,以后便被汗水湿透,紧贴面上,竟可拎出水来.不但满面都是汗水和泪水,连身上衣衫也都湿透.湿的衣衫紧贴身上,更显得我双峰插云,柳腰婀娜,挣扎扭动时更是撩人.公差见到这样一个美貌女子,在自已手中被酷刑折磨得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俱各兴奋激动,觉是无上乐事.我越是挣扎惨叫,公差越是好整以暇的以折磨我为乐.这样直耗到下午,我还是死命不招.
知府己给我耗得心头火起,却不信就治不了这么一个娇美女子.当下吩咐收了拶子,大刑伺候.我正已痛得半昏迷,听到一声喊,也听不清叫的是什么.浑身肌肉一紧,以为又要一陈狠打,却不料公差竟仃了刑,松了拶子.这才苏醒过来,暗自庆幸终于熬到了头.正要叩头道谢,再请大人雪冤,不料上来两个公差,将我囚衣剥去.我里面没穿内衣,当下被剥得赤条条的,一身白肉暴露在堂上堂下上百对眼睛之下,不觉大羞.待要挣扎,却是刑余之际,早己痛得渾身瘫软,那动得了分毫.接着公差将我向下一压,将我俯伏在堂上.我只道又要受杖刑,正咬了咬牙,准备再顶一阵.不料公差又是一声大喝,这次却听清楚了,是“大刑伺候!”,不禁大吃一惊.原来以为已熬过了这一关,谁知刚才以为是痛苦的顶点,还只是个开端,更惨酷的大刑还在后面.
当下只听当啷一卢,一付夹腿刑具,三根绕着绳索的硬木棍己摔在堂上.两个公差熟练地将三根硬木套上了我小腿近足踝处.堂上又问一声:“那刁妇是招还是不招?!”我这时己是万念俱灰,心知难逃此劫,勉强鼓起残余的一点勇气,摇了摇头.那知府也不再和我多缠,下令用刑.两边公差一声打喝,使劲将夹棍一攻.三根硬木,猛地将我的腿骨狠命一夹.这一痛真痛得我心胆俱裂.刚才拶手时的剧痛已到了我忍受的极限,但与现在夾棍酷刑的锥心剧痛相比,还真算不了什么.当下一声惨叫,还未叫完,已是昏死过去.
公差取来一碗咸水,一个人揪住我头发,将我上半身仰了起来,一碗冰冷的水对着我赤裸的胸膛泼了下去.我被这冰水一激,悠悠醒夹,只觉胫骨处奇痛难忍.知府又再喝问招也不招,正在踌躇之际,那个文书看出这个英勇秀美女子已在动摇.忙下得堂来,先对我怜惜地摇摇头,又低低地对我说这案子是人证物证俱全的铁案,决无翻案可能.不招只不过是教皮肉多受苦,到头来还是要招的,何苦多受活罪.我从被捕后还是第一次听到公人对我用怜惜的口气说话,心头一热,更觉委屈,不由放声痛哭.
文书见我失声大哭.知我己到了放弃抵抗的边缘,当下又进一步劝诱,官府酷刑多得无数,拶子夹棍还只是普通的刑具,更有那惨酷的妇刑,若要用上,真不知会将您整到如何惨状.我见您这么一个年轻女子,于心不忍,给您指点迷津.别硬挺了.这是您命中一劫,逃不过的,认了命吧.这一番话正说到我心坎中,从出事时起.怎么也想不通会有这天大祸事,莫非真是命中有此一劫.既躲不过去,何必再多受酷刑折磨之苦.当下痛哭流涕,低头认罪.
知府见这个年轻美貌女子已被制服,怕我再说手印是昏迷时被人捺的,掷下我在县里的供状,叫我自己再说一遍.我无奈,只得再读一遍.一面读,一面心中凄苦之极,哽硬咽咽的边哭边读,好一会才读完.读完后那悲惨之情,失夫之痛,受冤之愤,连带多日来所受的凌辱折磨,一齐来到心头,禁不住放声痛哭.
堂下的人见这个刚强的美女终于认罪,无不称颂知府英明果断.有那老成忠厚的,见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,一身赛雪的肌肤和丰美的肉体难逃千刀万剐之苦,为我凄然.也有那好色之徒,好容易遇到这么一个难得一见的美女,平时要想看一下手臂都只是痴心梦想.今天被剥得赤身裸体的当众受刑,俱是兴奋不已.见我招了供,以下好戏谅已无缘看到,便交声叹息.
我已被精神和肉体上的巨大痛苦压倒,对周围反应早是顾不到了.当下被架下堂去,押回女牢
4.狠臬台妇刑逼供
知府将案卷备齐,上交同在杭州府城的按察使衙门,由臬台定案.臬台看过,乃是谋杀亲夫的重案,不敢怠忽,当即开堂复审,也就是作最后审定.我被提上堂来,臬台因案有奸情,喝令我抬头一看.我己受尽折磨,憔悴了不少,但仍看得出是个绝美的女子.尤其是一对幽黑的凤目,依然是明媚动人.那臬台是个清官,官声不坏,别人也不敢对他行贿,只是他是个理学君子,讲究的是以天理抑人性,最恨的是男女苟且之事.如今见了这样一张美艳动人的脸和婀娜的身材,早就心中暗惊,想原来是这样一个姣美的尤物,无怪会引诱男子,生出奸情,再致谋杀亲夫.他生平不好女色,深恨淫妇,尤其是美貌的淫妇,更是深痛恶绝.当即冷冷的问了姓名,籍贯,年令,正要开审.我好不容易盼到今天,也知这是最后一审,如若有失,便要坐实谋杀亲夫之罪,被活活凌迟了.兼又听说这位臬台乃是个清官,不禁又生出渴望,因此张口喊冤,请青天大老爷昭雪,捉拿真凶,为先夫报仇雪恨.
臬台一听这个原己两次认罪的淫妇今天居然要翻案,莫非认为他好欺;又想也许刚才喝令抬头,被认为是贪我美色,有可乘之机.当下喝道:“胆大刁妇,你的奸情有邻居指证,谋杀亲夫是当场拿获,手持凶器,门又是从里面闩住的.人证物证俱在,还有何说?”我那肯认罪,仍是不断分辩.臬台也不愿和我纠缠,喝道:“好个奸刁狠毒的淫妇,给我用夹乳大刑!”
原来这个臬台认定万恶淫为首,最恨淫妇,因此收集了不少专对付女子的妇刑,如夹乳,鞭打阴部等,不一而足.这些原是法外之刑,但他自恃清廉,从不收贿,且破过几个大案,深得各方倚重,因此放胆用刑,毫无顾忌.
夹乳刑乃是用两根硬木棍放在乳房上下方,木棍两端穿有绳索,收紧时便可将乳房狠夹,乃是十分残忍狠毒的酷刑.当下公差一声喳,将我的上衣剥去,赤裸上身受刑.我的一对乳房浑圆结实,洁白如雪,是乳房中的极品.那些公差也不顾怜香惜玉,将木棍夹在一对美乳上,使劲将绳一收.那木棍夹的是乳房根部,这乳房乃是女子最娇嫩之处,我被这一夹,只觉一陈剧痛,夹棍渐渐收紧,那痛不住加重.我已痛得面色苍白,却只是死命咬牙忍痛,不发一声.臬台见我很能熬刑,越加认为这是一个极恶悍妇,下令狠狠用刑,不得见色起意,徇私卖放.公差被斥责,心中不愤,随即不顾死活地狠命收紧,我痛彻心肺,昏死过去.公差用冷水泼醒,将夹棍向乳头移近再夹,越近乳头便越是敏感,这一下收夹,直夹得我四肢抽搐,满身冷汗,却还是抵死不招.
公差见这美貌女子不料竟如此坚强,也知臬台大人性情.女犯如是丑陋,倒也罢了;若是个美女,又能够挺刑,必被认为是为美色所惑,不肯下手,以前也曾受了不少冤气.今天这女犯美如天仙,偏又是勇敢刚烈,死不肯招,怕再被怀疑.只得使出最毒一招,将夹棍移到乳头上再夹.那乳头是最敏感之处,如今被这两根硬木狠夹,那痛苦之惨烈,实非文字能够形容,直夹得我浑身乱抖,小便流了一地,又昏死过去,只是仍不肯招.
臬台大怒,喝令用毒辣的锡龙缠身大刑.公差当即搬来一套刑具,那刑具一端是个大火炉,另一端连了不少弯曲的锡管.锡管硬中带软,可套在人身上然后抽紧,恰似一条锡龙盘在身上,故称锡龙缠身.我不识得这是何物,但见那边在炉下烧起烈火,心中着慌.我刚受了夹乳酷刑,只觉比拶子夹棍厉害多了,拼了死才撑了过来,如今又不知有何毒刑加身,正在乱想之际.公差己过来,将我剥得一丝不挂,赤身裸体,四肢扯开,呈大字形缚在一个坚实的刑架上,捆得十分小心,极是牢固.然后将锡管套在我腹部.
我的腰部甚细,腹部平坦,那锡管在我腹部绕了三圈,俱都紧贴肌肤,却也无何感觉.正在纳闷时,只见那边水己煮沸.公差拨动开关,我顿觉腹部一陈撕心裂肺的剧痛.原来这刑乃是用沸水灌入锡管,锡管传热极佳,因此施刑时便似沸水浇身.但沸水着肤后即便降温;而那锡管下端能够开放,接有木桶,因此打开后沸水便源源不断而来,接触处的皮肉便如一直浸在沸水之中,其痛楚比起沸水浇身,又增加了何止千百倍.我从幼习武,极是坚强,肌肉运气时坚如铁石,但皮肉被烫,也是如同一般女子痛得锥心.我刚受夹乳酷刑,还未缓过气来,又受此毒刑,哪还忍得住,当即破口放声惨叫,声音凄厉之极,声震大堂.众人见这年轻女子极是坚强,刚才被夹乳毒刑折磨得死去活来,硬是不出一声,如今却这般失声惨叫,所受痛苦之深,能够想象.但见这个绝色美女痛得汗下如雨,上身拼命挣扎扭动,但怎能挣得开.再后叫声变成了哀号,只见我痛得双泪交流浑身抖动,终于又昏死了过去.
公差将开关关了,放出沸水.那锡龙缠身之刑原有多套,先从下腹部开始,进而上腹部,胸部,层层加码.更恶毒的还有特制的锡管,可进入阴部施刑.臬台见我十分熬刑,喝令直接在阴部施刑.公差将我阴唇扯开,将一根粗大的锡管狠命向阴道进入,直抵子宫口.
我这次昏得很深,连泼了两桶冰凉井水才能醒来.我醒后只觉下腹部剧痛,好似烈火燎身,继而觉得阴部涨痛,低头一看,一根足有两寸粗的锡管己进入自已阴道,且己将阴道撑裂,痛苦不堪.接着到看到公差又在生火,直吓得魂飞魂散,浑身冒汗,两条腿不自主地抖个不仃.忖道刚才是烫到外部肌肤,尚且如此疼痛,倘在阴部施刑,不啻是将滚水直灌阴道子宫,这便如何忍得住.
那臬台见我面有惧色,浑身抖动,心知已到火候,当下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刁妇可知朝廷王法厉害,本堂有十几套刑法.若是不招,要让你一种种尝过.不到招供,决不让你下堂!”
当下大喝一声:
“准备熬审!”原来审问拷打犯人有一定时限,只有遇到十恶不赦的重犯,且已罪证确实,而犯人顽抗不招的,能够进行熬审,即不分日夜地轮班拷打,至招为止.我入狱多时,已知道一些审问规矩,听到熬审,知道今天难逃此劫.原想拼死不招,宁死堂上,也不背着恶名,当众活剐,受那羞辱.但刚才酷刑的剧痛己到自己忍耐极限.自己一个年轻女子,如何能捱得这等狠毒酷刑,迟早要招.也是命中注定,难逃凌迟之罪,迟招不如早招.又听两傍公差齐声喝起堂威,那边公差又要打开沸水开关,心中一慌,只得咬一咬牙,低头道:“小妇人愿招.”
臬台听了微微一笑,想今天又折服了一个万恶淫妇,也可令死者含笑九泉,甚是自得.便令我画了押,发回牢中.一面命师爷将文件准备齐全,报送刑部.只等刑部核准,便要押回原籍行刑.
我在堂上先被夹乳,又被锡龙缠身,胸前一对美乳受了重创,下腹与下背部俱已烫出大泡,疼痛难忍.下得堂来,因复审己定案,被打入死狱.按例上了大枷,手足都戴上特重手铐脚镣,且用一条铁链连了手足刑具.我浑身伤痛,又上了死刑刑具,痛苦之极.但我心中的伤痛更胜过肉体.伤夫之痛已是痛不欲生,自身又受冤枉,定了通奸和谋杀亲夫的逆伦重罪,要被凌迟处死.更惨的是自己一个贞洁女子,要背上不白之怨,成为人人切齿的万恶淫妇,处决时还要裸骑木驴,游街示众,被众人咒骂凌辱,受尽折磨后再被千刀万剐.想到此处,真是满腹哀怨愤恨,不能自拔.不禁仰天长叹,不知苍天可有眼,知我冤情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0-21 23:05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严重的性虐思维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4-10-22 17:34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冤案,天大的冤案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3-12 12:53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3-13 11:39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努力回復賺金幣,看帖回帖是壹種好習慣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3-16 21:18:21 | 显示全部楼层

入会VIP 多谢楼主分享,楼主辛苦楼主辛苦!   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018-3-19 20:41:08 | 显示全部楼层
发表的不错赞一个谢谢楼主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点此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sm小说|sm图片|sm交友|绳艺| 绳虐网sm论坛! ( 80515602 )

GMT+8, 2018-6-22 07:49 , Processed in 0.112969 second(s), 28 queries .

Powered by shengnue.com X3.2

© 2009-2015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